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体育文化

冰雪梦 奥运梦 中国梦 ——北京冬奥会倒计时一周年记

来源:博物馆 发布日期:2021-02-10 09:30 访问量:

时光如白驹过隙,今天,北京冬奥会进入倒计时一周年,在这一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到北京、河北等地实地了解北京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情况并发表重要讲话,足见北京冬奥会的分量。

回首中国的冬奥之路,从索契到洛桑,从崇礼到北京,北京冬奥会即是中国对国际社会的庄严承诺,更是炎黄子孙圆梦的一项壮举。

近百年来,在我们圆梦的进程中,西方体育文化特别是奥林匹克文化对中国体育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几乎让我们遗忘了中国的传统体育文化。当出发了很久的我们回头追溯这些传统体育的同时,我们惊喜地发现奥林匹克文化与中国传统体育文化是如此的不谋而合。

以我国古代冰上运动——冰嬉为例,或许我们可以找寻冬季奥运会中一些运动项目的印迹。

冰嬉,又称冰戏,是我国古代北方人民一项传统的冰上嬉戏、游艺、技艺表演与竞技活动。

冰嬉起源与演变

冰嬉在明代进入宫廷,到清代,宫廷开展的冰上运动被称为冰嬉或冰戏,并发展成为前所未有的“国俗”,成为民间普遍的文体娱乐活动。

努尔哈赤崛起后统一了女真各部,先后创立了八旗制度,在征服松辽各个少数民族的过程中,同时还征收了很多善于冰雪滑行的青年,在冬季战争中充分发挥他们的滑行长处,使他们成为一支冰上特种部队。

相传清太祖努尔哈赤在东北作战的过程中,被巴尔特虎部落重重包围。清太祖努尔哈赤的部下利用“皆着乌拉滑子”的士兵和“炮驾爬犁”,驰援努尔哈赤被围困的墨尔根城,长途奔袭获得成功。滑冰技术在大清帝国的形成过程中起了一定的作用。

1625年1月,努尔哈赤举办了中国有文献记录的第一次冰上运动会。据记载,努尔哈赤亲自主持了跑冰鞋的竞赛。冰上比赛项目有冰上射箭、冰上武术等,其中有一种“双飞舞”,两人在冰上跳舞,表演出各类姿势,舞姿美丽轻盈,非常好看,如同现今冬奥会的花样滑冰。这是中国有文献记载的第一次冰上运动会,这也是冰嬉运动的真正开端。

之后,冰嬉运动随着满族入关而成为了当时清朝宫廷的娱乐表演项目和军事训练项目,受到了清朝历代统治者的重视。

努尔哈赤倡导的冰上娱乐活动为清代冰嬉“国俗”的形成起了奠基作用。乾隆时期,冰嬉正式成为“国俗”,达到了其发展的顶峰。

乾隆是为冰嬉作赋的第一人,他在观阅冰嬉后还特别撰写了《冰嬉赋》一卷,把冰嬉运动称为“国俗”。乾隆时的宫廷画家张为邦、姚文翰绘制的《冰嬉图》描绘了八旗的花样滑冰和冰上杂技。根据学者分析,《冰嬉图》中反映的花样滑冰主要包括大蠍子、金鸡独立、哪吒探海、双飞燕、千觔坠等。

从乾隆十年(1754年)起,冰嬉每年举行一次,终乾隆朝几无间断。乾隆退位后,嘉庆继续坚持进行,直至道光,延续近百年。

冰嬉的活动形式

冰嬉运动在发展过程中,项目内容随着各种元素的加入而不断丰富。

清朝鼎盛时期,冰嬉运动的形式和种类都有所改变,在原来活动内容抢等、花样滑冰的基础上,将宋代的蹴鞠融入到冰上运动中形成了“冰上蹴鞠”,将满族传统骑射元素融入到冰上运动中形成了“转龙射球”,将武术和杂技的成分加入到冰上运动中形成了冰上杂技等。

抢等——我国传统短道速滑

所谓“抢等”,就是比试滑冰的快慢,争夺优等。参赛者穿冰鞋集体竞速,距离约1000-1500米,鸣炮后从起点同时出发,按到达终点的先后顺序分等级予以奖励。这就是我国古代的滑冰比赛,与现代的短道速滑极为相似。据学者研究,这些速滑比赛中常用的技术,叫做“官趟子”八式,主要包括:初手式、小幌盪式、大幌盪式、扁弯子式、大弯子式、大外刃式、跑冰式、背手跑冰式等。

抢球——我国传统冰上足球

所谓“抢球”,就是两队士兵在冰上互相争抢皮球的游戏。是一种冰上分队踢球游戏,以便捷勇敢为胜,目的是用以习武,以取“昔黄帝作蹙鞠之戏以练武”之“遗意”。这种冰上“蹙鞠之戏”来源于清朝入关前的“踢形头”游戏(一种足球比赛),这是我国古代蹴鞠在冰上的新发展。

转龙射球——我国传统冰上射箭

“转龙射球”是在冰上集体编队滑行时进行射箭表演的一种活动。

据《清朝野史大观》记载:“又继以转龙射球,走队时按八旗之色,以一人执小旗前导,二人执弓矢随于后。凡执旗者一二百人,执弓矢者倍之。盘旋曲折行冰上,远望之蜿蜒如龙。将近御座处设旌门,上悬一球,曰天球,下悬一球,曰地球。转龙之队疾趋至,一射天球,一射地球,中者赏。复折而出,由原路盘曲而归其队。其最后执旗者一幼童,若以为龙尾也。”

从“盘旋曲折”“蜿蜒如龙”“一射天球”“按等行赏”等用词可以看出,这是一种集冰上滑行、队形变换、射箭比赛为一体的运动形式,是清代人冰上运动的又一大创造。

摆山子——我国传统冰上团体操

    “摆山子”即集体进行的走队形、摆字表演,类似于今天的团体操。左、右两队一百人,按事先画好的“万字锦”“葫芦锦”等众多花纹组成的图形,在只能容下一人的纹线之间,整齐划一地表演燕子戏水、凤凰展翅、洞宾背剑、青龙回头、白虎摆尾等24种高难动作,无任何纷乱之状,其难度可想而知。这种冰上集体表演,其设计、阵势、技艺及整齐程度,在古代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让现代人叹为观止。

打滑挞——我国传统站立式雪橇

“打滑挞”是宫中开展的一种从高处滑向低处的滑冰游戏。滑冰者穿着带猪皮的鞋子,从三四丈的人造冰山“挺立而下”,快速滑行,“以到地不仆者为胜”,这是一种相当精彩、刺激的滑冰活动,参加者需要极大的胆量和高超的平衡能力。

冰上杂技——我国传统花样滑冰

冰上杂技主要有缘竿、盘杠、飞叉、耍刀、使棒、弄幡等。表演者在竿上、杠上、肩上、臂上、掌上、冰上展示倒立、直立(单双足)、扯旗等高难技艺。肩上、臂上表演的人数,自一人以至三人,有儿童,也有成人。

冰上杂技是滑冰技术与我国传统杂技技艺的完美结合,是清代人创造的一种新的运动技艺,体现了我国古代体育文化技巧性、观赏性的特点。

以冰嬉为代表的我国古代冰雪运动文化具有丰富的表现形式和浓郁的民族特色,是我国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从冰嬉的冰上抢等、冰上杂技、打滑挞到冬奥会上的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和雪橇。中国传统体育文化不仅是体育强国梦最为宝贵的传统资源,也是世界体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独特的文化内涵在今天仍彰显重要的时代价值。

北京冬奥会越来越近了,奥林匹克仅仅是追求“更快、更高、更强”吗?我们都知道,答案是否定的。奥运会更为重要的一面是促进世界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与沟通,对话的目的主要不是说服对方,同化别人,而是要在不同思想的碰撞中产生新的思想。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历经120多年的发展,北京作为世界上唯一主办夏冬两季奥运会的“双奥之城”,这本身极具划时代的历史意义。但是,通过北京主办奥运会来重新认识中国文化和世界文化的关系,审视自己传统的文化资源,对之加以现代思想的创造性诠释,促使世界文化更多地吸取中国文化的内容,以文化的力量助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这才是我们主办奥运会最大的意义。

注: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2010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古代体育项目志(汉民族部分)》。

(转自中国体育博物馆官网)

相关稿件
最新信息
热点阅读